资讯发布

把恶魔送上刑场的证据,是这样被重新发现的……
2018-10-22 17:20:27  来源:本馆
 
  历史的铁证 却曾去向成谜
  南京大屠杀期间,一批留下来的外国友人,用手中的笔、相机、摄影机等,记录下日军的南京大屠杀暴行,是把恶魔送上刑场的重要证据。其中,约翰·马吉牧师拍摄的16毫米胶片影像,以及约翰·拉贝记录的《拉贝日记》,是最为重要的史料文献之一,已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
  然而战后,这两份珍贵资料的原件,却一度去向成谜。
  它们到底是如何被发现的?
  今天上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捐赠仪式,旅美华侨邵子平先生向纪念馆捐赠了58页手记,详细记述了约翰·马吉胶片母片的寻访过程。
  德籍华人邵华女士从德国档案馆得到的两份关于南京大屠杀时期的文献资料——《罗森致德国外交部的报告》电子版,也在仪式上一并捐赠给了纪念馆。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副馆长凌曦,向邵子平先生及邵华女士颁发了收藏证书,以及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聘书。
 
 
 
  掸开历史的尘埃,发现消失的铁证

  抽丝剥茧,一步步接近历史真相
 
  战后,寻找与发现约翰·马吉拍摄影像的过程,就像一部侦探小说。
  1991年,旅美华侨邵子平先生辗转5300公里,抽丝剥茧,历经千辛,才最终发现并公诸于世……
  故事要从1988年说起……
 
  1988年,在联合国总部从事人力资源与法规工作的邵子平与一批美籍华裔热心人士,在纽约先后创立了“对日索赔会”、“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立志要为在南京大屠杀中的遇难同胞讨回公道、争得赔偿。寻找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证据便成为他们的重要目标,马吉影片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证据。
  1988年公布的1938年2月时任德国驻中国大使馆政务秘书罗森提交德国外交部的一份报告中,提到了马吉影片拷贝与解说词,称此影片“是日本人所犯残暴罪行有说服力的见证”,并认为“解说词和影片本身都是一部令人震惊的时代文献”。这份报告在1990年12月17日被日本《京都新闻》发现,在日本报纸以大字标题刊出后,由于一直没有找到影片拷贝,日本媒体称为“鬼片”。
  马吉牧师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拍摄的受害者近景影片,于1938年1月,由另一名美国传教士乔治.费奇带到上海制作了四部正片拷贝。一部给了德国驻中国大使罗森,一部给了一位英国传教士,第三部被美国传教士乔治.费奇带回美国。第四部下落不明。
  循此线索,1991年初,邵子平从纽约直奔位于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的圣公会总部,行程2,520公里。在那查到马吉回美国后,任职于华盛顿特区的圣约翰教堂,并曾在白宫主持了罗斯福总统的葬礼。
  到了华盛顿的圣约翰教堂,邵子平急切地问:“马吉牧师现在哪里?我们能不能访问他?”教堂牧师回答:“马吉已于1953年去世,生前曾在耶鲁大学教堂做最后一任牧师。”
  1991年7月7日(找到圣公会总会的电话)
  邵子平又马不停蹄地赶到康州纽海文市,果然,马吉牧师的资料都在那里。邵子平欣喜地问耶鲁大学神学院档案馆馆长:“有没有影片?”馆长说:“有马吉的私信和他拍的照片,但没有影片。”
  邵子平不甘心,追问道:“那他总有家属吧?”这句话倒提醒了馆长。馆长思忖道:“对呀,是他儿子把这些材料送给我们的,他住在纽约州Rye镇的 Grace Church St.。”“什么?!”邵子平惊喜不已:“我家就住在Grace Church附近啊!”
  1991年7月11日-1(联系上马大卫,获知其住址)
  从北到南,5,300公里一路风尘,穿越了大半个美国,最终竟然在家门口找到马吉后人。
  折回纽约,邵子平夫妇立即拜访马吉牧师的次子大卫.马吉。那是1991年5月。
  当年66岁的大卫.马吉已从摩根银行副总裁职位上退休,住在与邵子平家仅隔两条街小岛上的一栋临海的别墅内。
  出生于中国的大卫.马吉与邵子平一见如故,开口就是中文“我叫马大卫”。邵子平也开门见山说:“我想看你爸爸(的遗物)。”马大卫带他看了父亲写给母亲的家信、卡片与照片。
  “有没有影片?”邵子平问。“有啊,就在楼下的地下室里。”邵子平一听,太高兴了,立马说“我们下去找吧!”
  房子很大,有两层楼,地下室堆满了杂物。
  他们最终在地下室找到了4卷铜盒装的胶片,上面还有马吉牧师的亲笔说明。邵子平逐个查看,“一个中国孕妇被刺了39刀”、“一个小男孩被刺”......
  这正是马吉拍摄的记录南京大屠杀现场的原片啊!
 
1991年7月12日-1(第二次去马大卫家终于找出马吉影片李虎南京大屠杀的胶片)
 
节选自陈旻《万里穿梭美利坚,寻获日军暴行片》
文汇报2018年4月3日报道
 
邵子平
  邵子平先生1936年出生于南京鼓楼医院,在南京度过童年与少年,后长期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工作。曾对《拉贝日记》的发现、公布作出重要贡献。
  邵子平先生表示,将继续为我馆努力寻找马吉所拍影片的37分钟版本。
 
  让《拉贝日记》的发现历程被世人熟知
  说到《拉贝日记》被公诸于世,不得不提到德国牧师戴克先生。
 
 
  正是他对拉贝先生外孙女莱因哈特夫人的努力劝说,才让《拉贝日记》得以重见天日,轰动世界。
  而邵华女士,将戴克先生事后的叙述,翻译成为了中文,交给了大公报记者陈旻,才再现了各方人士共同寻找《拉贝日记》的曲折过程。
  而邵华女士一直谦虚地称自己是“边缘人”。
 
邵华
德籍华人,曾为寻找《拉贝日记》牵线搭桥。
 
  谢谢你们
  邵子平先生说,在寻找历史证据的时候,在许许多多的环节,曾获得来自各方人士的帮助。这些为让历史真相浮出水面而默默努力的人,其坚持、执着、奉献的精神,令人敬佩。
  对于纪念馆来说,广泛征集文物史料是我们的职责,讲好文物背后的故事更是我们的使命。感谢曾经、现在以及将来,把珍贵文物捐赠给我们的人,你们更让我们感受到自己工作的方向、责任与意义。
  本期编辑 | 赵伊汉
  图 | 刘俊义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