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发布

追捕
2018-11-14 15:40:29  来源:本馆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1946年1月19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成立,举世瞩目的东京审判开始了。

1946年5月16日,一个24岁刚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中国人抵达日本。他从盟军专用的巴士上下来后,直接步入设在原日本陆军司令部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他叫高文彬,毕业于东吴大学法学院——当时中国唯一一所除了大陆法以外还教授英美法的学校。

 

 

1旧报纸上的惊人发现 

高文彬是作为翻译来到东京的,很快就被指派协助搜集、整理证据。

1947年的一天,高文彬在浩如烟海的日本官方档案、媒体报道、机密文件翻到了一份1937年12月的《东京日日新闻》,那份报纸刊登了一张大幅照片——拍摄于侵华日军攻入南京不久,两个面带微笑的日军少尉军官拄刀而立。

 

 
 

高文彬略懂日文,但即便是完全不懂日语的中国人,也可以从那幅照片标题中的日文汉字明白其表达的意思:百人斩……竞争……两将校。

报道的标题是《百人斩超记录》,署名“记者浅海、铃木发于紫金山麓”。

待到完全看完这篇报道,高文彬十分气愤。

报道写到:

以南京为目标的“百人斩竞赛”这样少见竞争的参与者片桐部队的勇士向井敏明、野田毅两少尉,在十日的紫金山攻略战中的对战成绩为一百零六对一百零五。

十日中午,两个少尉拿着刀刃残缺不全的日本刀见面了。

野田:“喂,我斩了一百零五了,你呢?”

向井:“我一百零六了!”

两少尉:“啊哈哈哈……”

结果是谁先砍了一百人都不去问了,“算作平手游戏吧,再重新砍一百五十人怎么样?”两人的意见一致了,十一日起,一百五十人斩的竞争就要开始了。

高文彬发现的那份《东京日日新闻》,只是日本媒体对“百人斩”报道的其中一份。

根据这一发现,参加东京审判的中国代表团很快搜集到了大量的同题报道。其中,《东京日日新闻》更是对其进行了持续关注。

这些报道不仅时间、地点明确,杀人过程及数字清楚,而且同时还配发了照片。

 
 
 

2凶手还活着 

收到高文彬寄回国内的《东京日日新闻》时,以少将衔出任国民党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长的石美瑜,刚刚主持完成了对谷寿夫的审判。

尽管已经见到了太多的残杀和屠戮,向井敏明和野田毅以“百人斩”为游戏的残暴还是震惊了石美瑜。

他马上呈报国民政府国防部,要求引渡这两人来中国接受审判。

按照程序,国民政府电告中国驻日代表团,让他们向盟军总部提出抓捕向井敏明和野田毅。

 

 
 

驻日盟军获知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残暴行径后,对抓捕工作非常重视,很快发出了通缉令。调查和抓捕由盟军总部调查科直接负责。

然而,“百人斩竞赛”已经过去了10年,一直活跃在侵略战场上的向井敏明和野田毅是不是还活着,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高文彬回忆,那时候在日本的中国代表团普遍有一个矛盾的心态:这两个刽子手死一百遍也偿还不了他们的罪恶,但是大家都盼着他们还活着,要让他们活着接受中国人的审判。

很快,盟军总部调查科给中国代表团反馈了一个重要线索:向井敏明和野田毅还活着,而且肯定在日本。

1937年12月10日,日军第16师团主攻南京中山门,在重炮的猛烈轰击支援下,12日,16师团占领了紫金山主峰。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站在了紫金山脚下,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拍下了那张臭名昭著的照片。

根据日本厚生省资料,莱特湾一战,日军第16师团被歼灭13158人,俘虏620人。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了战俘名单之中。

二人后被美军遣返回了日本。

3人呢? 

国际宪兵首先来到了向井敏明的老家——日本山口县玖珂郡神代村,然而向井敏明并没有在这里。

日本军队的建制一般以招募士兵的籍贯为依据,各部均为所谓的“乡土部队”。这里有不少和向井敏明同一部队的日本老兵,可他们缄口不谈自己在侵华战场上的毫无人性的暴行。

国际宪兵拿着向井敏明的照片挨家询问,不晓得是装不知道还是真不知道,没人能说出这个嗜血恶魔的下落。在野田毅的老家鹿儿岛,情况也一模一样。

国际宪兵还曾按照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名字去“按图索骥”,找到的却是几个重名的人。

线索就此中断了。

人还能蒸发了不成?

4意外收获 

1947年5月18日,曾在南京一路杀害了300多名中国平民和战俘的田中军吉被国际宪兵抓获。

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可能也很清楚自己那些“英雄行为”在战后意味着什么,连老家都不敢回,肯定是找地方过起了隐姓埋名的生活。

战后的日本一片萧条,被美国飞机轰炸得到处是残垣断壁,一些日本兵回到本土后无事可做,就在路边摆摊维持生计。

1947年8月20日,在日本琦玉县的一个不起眼的集市上,国际宪兵偶然发现,一个头上裹着白布的日本小生意人怎么这么眼熟呢?啊!这不是野田毅么!

野田毅当即就被国际宪兵拿下了!

不过野田毅开始装糊涂,一副听不懂国际宪兵说什么的样子。

不承认是吧?国际宪兵把翻拍的《东京日日新闻》举到他面前,野田毅这才垂下了头。

这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侵华战场上就“携手并肩”,回到日本后仍有联系。野田毅落网,你向井敏明往哪跑?

通过对野田毅的审讯,向井敏明随后落网。

 

   

野田毅和向井敏明
   

5正义的审判 

1947年11月6日,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经中国驻日代表团军事组引渡到中国,关押在南京小营战犯拘留所。

等待他们的,是一场正义审判。

1947年12月18日,南京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百人斩战犯向井敏明、野田毅进行公审。

14时10分,法庭再度开庭,石美瑜审判长当庭宣判:“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在作战期间共同连续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各处死刑。”

据记载,几名战犯听到判决后,均沉默不语,向井敏明更是面色陡变,垂头丧气,当年威风凛凛之“武士道”神情,顿时全失。

 

 
 

1948年1月28日一早,残雪初晴,南京市万人空巷,从市内通往雨花台刑场的道路上站满了中国军民。

人们要亲眼看看,能以杀人为乐的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等3人究竟是人是鬼;人们更想亲眼见证,这三个人为自己欠下的累累血债做出偿还。

1948年1月28日12时,三声枪响,结束了三个罪孽深重的生命。

 

 
 

当年代表中国出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官的梅汝璈,曾在庭上说了这样一段话,现在读来,也可以为“百人斩”审判做出历史注脚:

“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本军国主义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本期编辑 | 赵伊汉

素材来源 | 北京日报(有删减)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