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发布

罪证
2018-12-22 09:10:39  来源:本馆
  1946年10月18日,上午,南京。
  22岁的吴旋(原名吴连凯),走进位于新街口的南京市临时参议会接待室,他交给接待人员一本特殊的长方形相册。
  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翻开这本共有16张照片的相册,吃惊地发现,这些照片居然全部是日军自己拍摄屠杀、污辱和抢劫等暴行照片。
  接待员十分激动,赶紧让这位吴连凯就在现场写下这本相册的来历和经过。
 
相册封面
 
  特殊的相册
  1937年11月20日,在日军的步步紧逼下,国民政府下令迁都,南京的达官贵人纷纷外逃。
  这时,年仅14岁的罗瑾家境穷苦无力外逃,只得跟着难民群躲进了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设立的难民营里。
  1937年12月13日,日军侵占南京后,公然违法国际公约,大肆屠杀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和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古都南京遭受一场空前的浩劫。日军士兵在南京肆意烧杀淫掠的同时,为炫耀其“武功”,自行拍摄了不少照片。
  1938年,局势稍稍平定后,罗瑾到长江路估衣廊附近的华东照相馆当学徒工,以养家糊口。
 
罗瑾
 
  1月上旬的一天,一个日军少尉军官来到店里冲洗两卷“樱花牌”胶卷,老板把胶卷交给罗瑾,让他拿到暗室去冲洗。
  罗瑾仔细一看,发现其中有不少是日军砍杀中国军民与侮辱强奸中国妇女的镜头。
  那一张张日军暴行照片让罗瑾气愤不已,就偷偷利用底片加洗了一套保存起来。
  此后,每当日本兵来冲洗照片,如果发现有日军烧、杀、奸、淫的照片,他就会偷偷加洗几张,就这样一共保存了30多张这样的照片,并自己用硬纸片装订了一个小相册。
  后来他从30多张照片中精心挑选出16张最能反映日军暴行的照片,贴在相册上,然后将剩余的照片烧毁。为了安全起见,一开始他将相册藏在照相馆暗室案板下,后来又转移到家中,藏在屋梁上。
  他知道,私藏这些照片一旦被日本人发现是要杀头的,但为了将来有一天能为惨遭杀害的同胞们讨还血债,他决心将这些罪证照片悄悄地保存下来。
 
 
  相册不见了!
  1940年,已经离开照相馆的罗瑾为了生计到“汪伪政府交通电讯集训队”当学员,集训队就驻扎在毗卢寺中。罗瑾和100多个学员白天学发报、学旗语、学架线,晚上睡在大殿里。
  他害怕相册放在家中不安全,就悄悄地把它带到集训队,藏在宿舍床板下。
  1941年初的一天,日伪宪兵突然在寺内进行大清查,罗瑾害怕相册被敌人发现,情急之下赶紧把它藏在毗卢寺茅厕墙上的洞中。
  几天以后,当他准备把相册转移时,发现:相册不翼而飞了!!!!
  罗瑾顿感形势不妙,万一是被鬼子或伪军发现,追查起来可是要杀头的!
  于是他赶紧逃离南京,辗转苏州、上海、福州等地,最后落脚在福建大田县,就此隐姓埋名。
 
相册内页
 
  那相册哪去了?
  其实相册没丢,而是被班上同学捡走了。
  那一天早上,同在通讯队的吴旋早起上厕所,发现墙下草堆里有一本册子,他检起一看,竟然是一本日本兵屠杀污辱中国人的照片集。
  通讯队的政训员前几天刚在队里训话,要求谁发现一本相册,要交出来,如果不交,让日本顾问知道了,后果很严重。
  在队里,吴旋曾听他最要好的同学洪宗炎说起过这本相册,是罗瑾保存的。
  这么一想,吴旋觉得这本相册将来一定很有价值,于是就将它放进口袋里,带回宿舍,并趁着值班站岗的机会,把相册偷偷放到毗卢寺一座佛像底座的夹层里。
  1941年秋,通讯队集训结束,吴旋又去佛像那摸出了这本相册,然后将它放到自己箱底,冒着生命危险带在身边,一直保存到抗战胜利。
  罪证重见天日
  1945年抗战胜利。
  南京大屠杀罪魁祸首之一、原侵华日军第六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于1946年2月2日在东京被捕,8月1日被引渡到中国,10月3日从上海押解到南京,交由小营战犯拘留所羁押,准备提交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
  然而谷寿夫百般抵赖,否认其所犯罪行。
  此时的吴旋正失业在家。
  一天他在新街口看到,号召市民提供日寇罪证的公告。他赶紧跑回家里,从床下拖出那只旧皮箱,翻开上面的层层衣服,从箱底下取出那本令他提心吊胆保存了6年之久、已经发黄的相册。
  第二天上午,吴旋将它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呈交给南京市临时参议会,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南京市临时参议会收到吴旋的呈文和16张照片后,经过调查,认定这些照片确为当年侵华日军士兵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所拍摄,为日寇暴行铁证。
  1947年2月6日,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黄埔路“励志社”(现为钟山宾馆)大礼堂对谷寿夫开庭公审。南京市临时参议会将吴旋上交的照片和呈文转交给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法庭上作为指控的“京字一号证”出示。
  在铁证面前,谷寿夫虽竭力否认,亦无法逃避其应受之法律惩处。
  1947年3月10日下午3时,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处谷寿夫死刑。
  1947年4月26日上午,法庭将被告谷寿夫验明正身,押赴雨花台,依法枪决。
 
 
  跨越半个世纪的碰面
  故事并未到此为止。
  1993年清明节前后,一位70余岁老人回到南京,给其父母上坟扫墓,顺便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
  这个老人正是当年以为相册丢失而逃到福建的罗瑾。
  当他走到介绍这本相册展览内容前时,眼睛突然一亮:这不正是自己50多年前丢失的相册吗?
  1995年6月10日上午,在经过长达55年的漫长岁月后,吴旋和罗瑾这位当年通讯队的同学,因为这本相册又见面了。
  他们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这一具有特殊意义的地方,一起共同回忆见证了这段传奇历史。
 
 
  1998年,吴旋先生在南京去世。
  2005年,罗瑾先生在上海病逝。
  本期编辑 | 赵伊汉
  素材来源 | 张国松《南京大屠杀“京字一号”铁证留存始末》、《黑色记忆——南京大屠杀》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