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发布

未完成的第八次赎罪之旅丨悼念“日本最后的良心”
2019-01-03 08:57:46  来源:本馆
  有一个人,做了一件事,却让两国人,对他产生了截然相反的评价……
  中国人称他为:“日本最后的良心”。
  日本右翼称他为:“卖国贼”、“旧军人的耻辱”。
  他就是原侵华日军士兵——东史郎。
  十二年前的今天,他因病离开了我们。
 
 
  东史郎的赎罪
  2004年4月,已经92岁高龄的东史郎,顶着日本右翼分子的谩骂,第七次来宁。
  一切的开始,要将时间倒退回1937年。
  那时,年仅25岁的东史郎应征参加侵华战争。作为原侵华日军第十六师团二十联队士兵的他,亲身参与了那场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
 
身着日军军服、参与侵华战争的东史郎
 
  当时,对天皇的忠诚和不应该杀人的底线,两种想法让他矛盾又迷茫。
  他曾将被绑起来的妇女们放走,但放走的妇女很快被同行的士兵抓回来,并在他面前,被残忍对待。
  战后,东史郎对自己的加害行为充满悔恨,他不仅公开了自己的战时日记《东史郎日记》,而且在中、日两国的集会上,长期以战争加害者的身份揭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真相。
 
  2000年1月23日,正义人士在大阪举行集会。图为东史郎(前排右二)、林伯耀(前排左二)与中国留学生合影
 
  每一次道歉,他都以“东洋鬼子东史郎”自称……
  早在1987年,东史郎就开始了他的赎罪之旅。
 
  1、 198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发生整整50周年。
  东史郎从日本赶过来参加这次纪念活动,这是他在战后第一次回到中国。他长跪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中,并对每一个见到的中国人鞠躬谢罪,表达他的忏悔,一天鞠躬累计三个多小时。
  2、1994年8月,东史郎随日本调查团来宁。
  东史郎在玄武门边指着一处说:当年这里几百个中国人被集体屠杀,这也是一个遗址。那一次,东史郎向李秀英、夏淑琴等数十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下跪、道歉。
  3、1997年,南京大屠杀国际研讨会首次召开。
  东史郎从日本飞来南京参加研讨会,并登台演讲。就在那次回国后,东史郎受到了日本右翼势力的围攻,右翼势力在东史郎家门口焚烧物品,并且用高音喇叭骚扰他家。
  4、1998年3月,东史郎第四次来宁。
  这次,他将他的《东史郎日记》原本五册和军旗、勋章捐献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并授权纪念馆出版中文版的《东史郎日记》。
  5、1999年4月,东史郎来中国参加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崔永元访谈并举办演讲。这是他第五次来宁。
  6、2000年2月,继东京地方法院、东京高等法院后,日本最高法院再次判定东史郎败诉,但东史郎坚定地表示,要继续上告到联合国,为维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为正义斗争到底!
  7、2004年4月,东史郎时年92岁,第7次向南京人民谢罪。
 
东史郎向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下跪谢罪
 
  东史郎最后的日子
  倔强的东史郎曾说:“如果我退却了,南京大屠杀事件就会被人抹杀。”
  2005年上半年,东史郎在病榻上还惦记着要到中国。
  他办好护照,兑换好钱币,准备最后一次前往中国南京,完成人生中最后一次谢罪。
  然而……
  2005年07月12日08:42 病危 
  东史郎因患大肠癌、肝癌和胃癌,于一个月前入住日本京都医院。日前,由于大肠癌扩散,病情危急。
  2005年12月28日00:23  再次病危 
  病情突然加重,出现昏迷状态。
  2006年1月3日  病逝 
  93岁的日本侵华老兵东史郎病逝。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发去了唁电,内容如下:
 
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秘书长山内小夜子
并转东史郎先生眷属:
  惊悉东史郎先生不幸病逝,不胜悲痛,敬致哀悼,并向东史郎先生家属表示慰问,敬请节哀!
  东史郎先生曾于1937年8月和1944年秋,先后两次应征入伍,参加了侵略中国河北省、侵占南京、徐州、汉口等地的战斗,并在1937年参与了南京大屠杀。1987年,东史郎先生在事隔50年后,向世人公布了他的战时日记,并于同年12月13日专程赶到南京,在本馆向受害的中国人民谢罪。公开日记和谢罪6年后的1993年4月14日,东史郎因其战时日记“损坏名誉”被起诉,1996年4月东京地方法院的一审判决,1998年12月东京高等法院的二审判决,以及2000年1月21日日本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都判定东史郎败诉。日本法院的不当判决并没有击垮东史郎先生的斗志,他表示还将在国际法庭持续诉讼下去。
  东史郎先生作为一名侵华日军老兵,既是中国人民的加害者,又是深受日本军国主义毒害的受害者。在事隔半个世纪后,东史郎先生勇于站出来向中国人民诚恳地反省、谢罪,并无情地揭露侵华日军当年在中国犯下的暴行,这是一个值得称道的正义行动,也因此赢得了中国人民的宽恕和谅解。特别是他在80岁高龄之后,仍不屈服于日本右翼势力的压力,不怕围攻、谩骂和威胁,八年如一日地站在被告席上,始终与企图否定历史的日本右翼势力进行不懈斗争的勇气,在受到不公正判决后仍不屈服的精神,尤其难能可贵!
  东史郎先生自1987年站出来反省历史开始,先后7次来南京,参加南京大屠杀历史调查、南京大屠杀史国际学术研讨会、邮政袋燃烧和手榴弹实爆实验、《东史郎日记》及其勋章等文物的捐赠、《东史郎日记》中文版首发式等项活动,还多次应邀来南京报告日本法院不公正判决的情况。本馆一直作为东史郎先生正义行动的有力支持者,曾发起声援东史郎先生的活动,并承担中国人民声援东史郎先生信函的接受、登记和转交;组织有关“水塘”、“邮政袋”和“手榴弹”等问题的验证和地图、邮政袋、当年手榴弹技术参数等一批重要资料的收集与转送;在《东史郎日记》案一审、二审、三审败诉时,及时地给东史郎先生、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和律师团发去声援信。在与日本右翼势力共同斗争的岁月中,本馆与东史郎先生结下了不解之缘和深厚友谊。
  尊重历史的人必将为历史所尊重。今年已94岁高龄的东史郎先生,在病床上仍希望能最后来一次来南京向南京人民谢罪,他的这种永不屈服的精神令我们非常感动。
  战争的硝烟早已逝去,但是,在南京,在中国的许多地方,侵略战争给人民带来的创伤并未得到抚慰,相反,由于日本政府不断否认侵略历史,中日两国在历史认识上的鸿沟正在进一步扩大。但是,我们也欣喜地看到,日本人民中有不少敢于正视历史的善良正义之士,像东史郎先生、贵支援会等,正在为维护历史真相和中日友好进行着不懈的努力。东史郎先生的仙逝,是日本敢于承认历史真相与维护中日友好的正义人士的损失,中国人民也因此失去了一位朋友。但是,我们坚信,中日两国爱好和平的人士一定会继承并发扬东史郎先生自公布战时日记以来,13年里所进行的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加深两国人民对历史认知的共识,维护和推动和平友好的事业向前发展。
  铭记历史,不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祈望东史郎先生亲属节哀珍重!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2006年1月3日
  诚挚悼念
  据接近他的人回忆,即使在最后的岁月里,东史郎依然生活在悔恨之中。
 
 
  东史郎先生逝世两天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中方对揭露侵华历史的日本老兵东史郎逝世表示哀悼。
  秦刚说,东史郎以他人性的良知,敢于反省侵略历史的勇气,维护和平的正义感和促进中日友好关系的不懈努力,赢得了我们的谅解和尊重。
  今天,东史郎先生离开我们整整12年了。
  让我们诚挚悼念将真相交于后人的东史郎先生,也希望更多的亲历者能站出来揭露这段历史的真相。
 
  本期编辑:王诗婕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