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发布

东京审判检察官诺兰档案捐赠我馆|他将南京大屠杀罪魁祸首绳之以法
2019-02-16 10:18:51  来源:本馆
  提起抗战相关的加拿大人,很多人都想起白求恩,其实还有一位加拿大人亨利·格兰顿·诺兰,他的贡献同样值得我们尊重和铭记。
  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诺兰担任加方检察官。面对松井石根的抵赖,诺兰从多个看上去很普通的话中进行质询,通过多个证人、多种途径的证据,最终揭穿其“不知道南京大屠杀”的谎言。
  说起来遗憾,这样一位替中国人民伸张正义、把南京大屠杀罪魁祸首绳之以法的关键人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对他知之甚少,处于湮灭无闻的状态。
 
 
  昨天下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捐赠仪式,旅加华侨余承璋女士向纪念馆捐赠了自己和家人经过多年收集并整理的33册共3038页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加拿大检察官诺兰档案”,并详细记述了这些档案的寻访过程。
  我馆特邀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张生教授对档案内容进行详细解读。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加拿大检察官诺兰档案”33册,共3038页
 
  纪念馆馆长张建军向余承璋女士颁发了收藏证书。
 
  与恶魔的较量
  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检察官起着起诉战犯这一重要的作用。
  美国检察官季南担任首席检察官,英国、加拿大、中国等10个国家各派1名助理检察官。
  检察官负责质控战犯,并对战犯进行直接问询和交叉质询。亨利·格兰顿·诺兰是加拿大籍检察官,被指派为担任松井石根案子的主起诉官。
  南京大屠杀的元凶之一——战犯松井石根面对正义的审判,开始耍起了无赖,称自己对南京大屠杀“一无所知”
  战犯必须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诺兰开始在法庭上与恶魔展开了较量!
  【质证】
  诺兰:在你的宣誓证词的第9页,大约在此页中间,你说一些冲动的年轻军官在南京犯下了罪行。你如何解释这个问题?
  松井石根:是的,我是这样说的。我不是亲眼所见,但我从记者那儿听说了这些事。
  诺兰:那么,这些令人不愉快的罪行是什么呢?
  松井石根:强奸、抢劫、暴力掠夺物资。
  诺兰:还有谋杀?
  松井石根:也有。
  诺兰:你是从谁那里听到这些报告的?
  松井石根:从宪兵那里。
  诺兰:你向我们解释说,南京陷落的时候,你正在140英里远的苏州卧病在床,因而对于日军在南京犯下的罪行一无所知。你如何知道南京陷落的?
  松井石根:从一些报道那儿获悉。
  诺兰:谁告诉你的?
  松井石根:军队指挥官。
  诺兰:你告诉我们,进入南京后,12月17日你才从宪兵司令那儿听说了有关发生在南京的暴行。在进入南京之后你还从其他人那里听说过什么消息吗?
  松井石根:当我到日本领事馆时,我听到了一些报道。
  诺兰:你听说了什么?
  松井石根:从南京的日本领事那儿,我听说进入南京的日本军官和士兵就是犯下罪行的人。
  诺兰:你在宣誓证词第9页下方告诉我们,听到日军犯下的暴行后,你立刻命令在每个部门彻底调查此事并严惩罪人。他们把你要求的调查结果汇报给你了吗?
  松井石根:每个部门,每个具体的部门,都不会向我直接报告。
  诺兰:前几天,证人冈田在证词记录的第32747页上说,他在12月18日在南京大都饭店和你进行过谈话,你告诉他由于你的不经意使南京城凄风苦雨,你感到十分抱歉。你是这样对他说的吗?
  松井石根:是的。如证人所说的,我无意占领上海,也不想通过武力占领南京。我确实不想把南京变成一片血海。
  ……
 
1946年诺兰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张生教授说,诺兰和他的同事们搜集各种证据,证明松井石根虽然在苏州养病,但是他能够对在南京犯下暴行的日本军队进行指挥。松井石根通过师团长、南京外交官、宪兵、美国《纽约时报》记者阿本德等渠道,是知道南京大屠杀的。
 
张生教授
 
  松井石根明明知道在南京正在发生大规模屠杀,而且能够指挥这支军队,却没有采取恰当的措施制止军队对平民和战俘的伤害。松井石根因为“不作为”,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死刑。
 
  3038页的诺兰档案
  近年来,余承璋女士不仅通过互联网查寻二战史料,还前往加拿大、美国等地的博物馆查询资料等,寻找与诺兰有关的相关资料,试图向世人完整呈现诺兰这样一位对历史做出卓越贡献的人物。
 
 
 
余承璋女士搜集的相关资料
 
  抽丝剥茧,历经千辛,她总共搜集了3038页,并把这些原始档案的影印版发回南京,由南京的家人整理成册,汇编成33册。
 
 
  余承璋女士说,诺兰一生为正义而工作,踏实、认真、诚信为执法事业终其一生,“在帮助我搜寻档案的过程中,诺兰家乡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说:‘非常荣幸, 您能为诺兰的历史和贡献做研究。他不仅属于卡尔加里,他属于是加拿大的光荣,也是属于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的。’” 
  余承璋女士的父亲余明侠教授是原中央大学法学院的学生,曾旁听过当年的南京审判,也是那段历史的见证人。她曾与父亲约定共同搜集东京审判相关历史档案,但不幸的是,父亲于今年1月离世。“谨以我所收集的这些诺兰档案,纪念我父亲的在天之灵。”
  张生教授说,在南京大屠杀相关档案已成为人类记忆遗产的当下,有必要深入挖掘这样一个对人类和平、正义事业做出重大贡献的人。
  纪念馆馆长张建军:
  余承璋女士和她的家人为搜集档案历经辛苦,这体现了海外华侨对南京大屠杀历史的关注,也体现了拳拳的爱国之心,感谢你们在海外为世界传播这段历史所做的努力!这批档案对进一步深化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我馆正在筹建面向世界开放的南京大屠杀档案影像中心,我们会把馆藏的珍贵史料在网上发布,供全世界的学者研究。同时,我们会充分运用这批档案,做好展览展示、宣传教育、对外传播等一系列工作,提高南京大屠杀史的国际化。
 
 
  谢谢你们
  感谢那些一直为寻找历史证据默默付出的人。
  也感谢在历史长河中那些勇于与邪恶做斗争的勇士。
  本期编辑 | 赵伊汉 潘琳娜
  图 | 刘俊义
责任编辑: